前史的见证(铭记抗战前史 宏扬民族精神)

前史的见证(铭记抗战前史 宏扬民族精神)
雪峰山脉以西、武陵山系南麓、云贵高原东部余脉的延伸地带,湖南怀化市芷江侗族自治县,位于其间。  县城东郊是大名鼎鼎的芷江机场地点地。1945年8月21日,我国战区受降仪式在这儿举办,侵华日军代表在屈服备忘录上签字盖章。  “其时侵略者曾叫嚣着要夷平芷江机场,后来踏上这片土地,却是来向我国军民屈服。”芷江我国抗日战争成功留念馆馆长吴建宏告知记者。吴建宏发掘收拾芷江受降的前史已有33年。  1938年至1942年,来自芷江、会同、长沙等14个县的5万多名民工,在短少机械设备的情况下,用肩挑背扛的方法,拓展出一个具有1600米长、50米宽跑道的军用机场。滚压跑道用的石碾,重近40吨,悉数靠人工用绳子拖动。  1945年4月,侵华日军进攻湘西。使用山形水势,抗日军民坚强地与敌人战役,中外联合空军部队也从芷江机场起飞,不断供给火力援助。  历经55天,这场“芷江保卫战”终以日军被击毙3万余人、部队完全溃败告终。  1945年8月15日,在各条战线全面溃败的情况下,日本天皇宣告无条件屈服。  “快乐呀!咱们把收音机抬到县城大街上,声响调到最大,一遍遍播映日本天皇宣告无条件屈服的音讯。”回忆起当年的情形,1944年进入芷江机场收发无线电报的抗战老兵刘道民仍然激动不已。后来得知日军代表要到芷江签字屈服,老百姓在芷江大桥上,搭建起“正义大路”牌楼。  1945年8月21日上午,日军屈服代表今井武夫乘坐的日军降机在看视下下降。下午3点,今井武夫等人被押解到受降会场。  受降仪式简略而严厉。日军屈服代表全程紧张不安,被在场中外记者用相机记录下来。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从留念馆出来,通向受降堂的路上,一个小男孩扬着头问身边的白叟:“爷爷,这儿曾经是做什么的呀?”  白叟抹了抹眼睛:“这是前史的见证,是咱们历经很多苦难赢得成功后,敌人屈服的当地。”  75年曩昔,烽烟硝烟散尽,但成功的荣光仍然归于每一个我国人。  不远处,飞机引擎轰鸣。战后划作军事备用机场的芷江机场,从2002年开端,逐渐铺开民用。2005年,全新改造的芷江机场第一条民用航线通航。“2019年,包含北京、上海、昆明等在内的15座城市,依托9条空中航线与芷江连接起来,机场旅客吞吐量一举打破60万。”湖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芷江机场分公司企划财务部负责人唐渊告知记者。  留念馆地点的七里桥村,18户69名建档立卡贫穷乡民在村两委带领下建立合作社,依托橘子、葡萄等特征生果栽培,现已先后脱贫。  近年来,芷江县维护性地补葺了受降留念坊、抗战成功受降典礼会场原址等建筑物,新建了抗战成功主题雕塑,完成了受降留念馆旧馆改造及陈设布展、湖南抗日战争留念馆布展、平和园基础设施建造,环绕抗战文明平和和文明,芷江赤色文旅工业蓬勃发展。
  《